停運半個月后再運營 “旋轉真馬”沒虐馬?但虐心呀

時間:2018-12-14 18:01:47

來源:中國新聞播報

點擊:4090 打印

  小馬正在休息

停業半個月后,上周六(12月8日),雙流萬達廣場前曾飽受爭議的“旋轉真馬”重新開業。

運營方

更換籠頭讓馬更舒適,增加人員強化安全培訓,并檢修了設備。

行業專家

由于國內并沒有“旋轉真馬”項目的行業標準,時間、休息以及場地都沒有標準,因而暫不提倡。

教育專家

對兒童來說,關愛生命教育的重要內涵就是對動物的關愛。

法律專家

應推動反虐待動物立法。

停運半個月后 “旋轉真馬”再運營

13日下午,記者到達雙流萬達廣場前時,旋轉的機器仍在,旁邊還有一塊約一百平方米的鋪草空地。不過現場并沒有真馬。按照商場人員的指示,記者來到“旋轉真馬”的運營方尚馬國際在廣場4樓的場地。在4樓,記者見到了15匹馬,標牌顯示,多數為“pony馬”,還有幾匹“混血”和“澳洲矮馬”。現場展板介紹,還可以提供“田園馬車”、“馬上三分鐘”、“萌馬喂養”等項目。

“暫停運營了大約半個月,上周六開始重新運營。”尚馬國際負責人薛先生介紹。他解釋了為何現場沒看到真馬:“我們比較靈活,周末和平時人流量大的時候,會把馬牽下來;人少時不下來。”他告訴記者,此前運營時工作日每天會有二三十人騎馬,周末會有六七十人,“七八成是小孩子。”

此前為什么暫停運營呢?薛先生解釋稱,之前自己就有檢修設備的想法,“剛好趁這次事件,就停了下來。”半個月的時間里,“主要是從安全方面做了一些改進。”他介紹,將原先馬含的鐵制水勒換成了韁繩制作的籠頭,“網上有質疑虐馬的,我們就改了籠頭。”在他看來,籠頭是馬休息時用的,“但是旋轉的話不涉及高難度的駕馭動作,這樣馬也會更舒適。”

此外,現場也增加了人員,“保證有兩名高級教練和兩名學員。”

運營方:

不涉及虐馬,項目不違法

是否注意到網絡上的評論?“有各種聲音,很正常。”薛先生堅持:旋轉真馬不涉及虐馬,“馬對于我們來說,遠不是有人想的‘賺錢的工具’。”另一方面,對于一些網友提到的牛耕地、驢拉磨的比喻,他認為不大一樣:相比而言旋轉真馬的運動量要小得多。

“馬每天都需要遛的,教練會帶著馬打圈、狂跑。”薛先生說,“旋轉真馬”和行業中用到的固定方向轉的自動遛馬機相當。不過記者檢索發現,遛馬機的半徑更大,而現場“旋轉真馬”的半徑只有約3米。“不影響,半徑大小無非是快一點慢一點的區別,不管是負重還是體能,沒有任何問題。”薛先生說。

“不同的聲音我們聽到了,會進行反思以及項目的修正。”薛先生說。半個月的時間里有沒有想過放棄?他表示,從來沒有過,“我們要做的是改進。”他認為,“旋轉真馬”在法律上沒有明文禁止,也不會對馬造成傷害,并且運動量也在馬的承受范圍內,“不提倡,也不是說不能開展。”

他表示,歡迎社會的監督,“更多人參與討論,我們也能更加公開、透明地運營這個項目。”

/ 馬業協會 /

“旋轉真馬”無行業標準 暫時不提倡

“‘旋轉真馬’的項目在國內來說,還比較新穎。”中國馬業協會國家馬屬動物安全福利中心主任白旭說,事件中的小馬做直線、轉圈的運動都可以,“但是一般情況下,馬都是走直線,轉圈是場地限制下采取的做法。”另外,馬總朝一個方向轉圈,尤其是半徑小的時候,“腿和關節只在一個方向受力,會加重單側磨損。”

“實施的過程中,現場教練要嚴格控制速度、時間長度。”白旭告訴記者,目前國內并沒有“旋轉真馬”這項活動的行業標準,因而多長時間一場、中間休息多久以及圈的直徑,這些都不好衡量。“沒有標準的情況下,如果商家一窩蜂上,會出現商家為了接更多游客,不讓馬休息。”而為了經濟利益,增加馬匹以輪換休息,也會因為增加成本而不被商家選擇。“所以暫時不提倡這項活動。”

/ 教育專家 /

關愛動物是生命教育的重要內涵

“最終要看這種做法對馬的健康是否造成了傷害。”四川師范大學教授、著名教育專家游永恒表示。他認為,如何對待馬應該對兒童形成很好的示范,“不能讓兒童覺得馬在那里當奴隸。”他告訴記者,關愛生命教育的重要內涵就是對動物的關愛,“也是培養兒童愛心的舉措。”

“木馬是道具,用真馬的話肯定存在很大爭議。”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用真馬存在虐待動物的嫌疑,“現在一些動物表演項目已經在陸續取消。”在他看來,創新的前提應當是尊重生命——同樣,這也是兒童教育的重要內容,“現在從幼兒園就開始的生命教育,就包括如何與自然、動物相處。”

/ 法律專家 /

盡快推動“反虐待動物”立法

“在娛樂場所將木馬換成真馬,我們認為是動物表演,不鼓勵。”山東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法學會環境資源法學研究會常務理事張式軍表示,目前這方面確實沒有相關法律規范,“有動物表演的馬戲團,更多的是靠道德的約束。”記者了解到,他也是《動物保護法(專家建議稿)》和《反虐待動物法(專家建議稿)》的研究起草專家之一。

他告訴記者,國內雖有《野生動物保護法》,但是針對的是野生動物,對野生動物以外的動物的保護,在法律層面上基本是空白。“有一些部門規章里有涉及,但是條款少、內容不全面。”他也呼吁,未來應當盡快推動相關方面的法律——尤其是“反虐待動物”的立法。(記者 彭亮  攝影記者 陶軻)

責編:田靖 來源:成都商報 .
免責聲明:凡未注明“來源中播網”的圖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中播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其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把你親歷的說出來 把你看到的拍下來 把你想到的寫出來 每個公民都是記者 這里是你的話語平臺
關于中國新聞播報】 【聯系我們】  【理事單位】  【市場廣告】 【版權聲明】 【豁免條款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12321垃圾信息舉報中心 中國新聞網站聯盟
 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 即時客服:qq:1071325889 監督熱線:010-52869066
版權所有 中播網       京公安網安備11010802015252號     京ICP備14032489號
捕鱼达人安卓版旧版本
北京pk赛车计划 微信捕鱼0.01-20元炮 广西快3app官方开奖 千炮捕鱼机挖分技巧 逆水寒生活技能哪个最赚钱 时时彩怎么玩可以稳赚 全民穿越之宫赚钱 一字全五双面盘 电竞比读书赚钱 时时彩如何做到每天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