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書記情系八步沙

時間:2019-8-23 16:18:30

來源:中國新聞播報

點擊:4428 打印

本網訊(記者陳衛東 武學文 許保甘肅古浪報道)2019821日,習近平總書記專程來到甘肅考察。當天上午,習近平來到武威市古浪縣黃花灘生態移民區富民新村,了解易地搬遷群眾生產生活及脫貧致富情況后。隨后,他乘車前往八步沙林場,實地察看當地治沙造林、生態保護等情況,并與六老漢和他的后代們一塊開沙壓草。自此,有關甘肅省古浪縣六老漢和他們的后代們一代一代接力治沙的故事又一次呈現在國人面前。讓我們透過歷史的風塵,來追尋六老漢和他們的后代們一代一代接力治沙的故事,那該又是一種什么樣的觸動呢

我佇立在活化了沙丘旁。一座座沙丘裸露著渾圓的肩膀,漫裹著被精心篩選過的一層薄薄的沙斗篷,向著家鄉的綠洲和城鎮游移過來。塞上的風咆哮著漫卷著沙塵而來,我仿佛聽到綠洲在喘息,城鎮在哀嘆,生活在這里的人們實在不甘心把地盤讓給沙丘、戈壁、荒漠,便紛紛挺起身與狂風沙漠對峙,與惡劣的生態環境較量,演繹出了一幕幕荒沙與草木、生存和水的生活悲喜劇。六老漢則是這千千萬萬悲喜劇中的主角之一。

八步沙,在地圖上還找不到它的具體位置,但它卻是騰格里沙漠南緣的風沙口,國家“三北”防護林工程的前沿陣地。就是在這塊名不見經傳的沙漠邊緣地帶,如今卻演繹出了一段感人肺腑的治沙故事。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有誰能夠相信,眼下在中國農民皆為發家致富而辛勤奔忙的關鍵時刻,居然還有人為治理沙漠而無償地忙碌著;如果不是身臨其境,又有誰能體會到,在風沙肆虐的騰格里沙漠邊緣,甘肅省古浪縣土門鎮6個年逾半百的老人還能釋發出那么巨大的能量。

8月22日,當記者再次來到八步沙時,正逢習近平總書記剛剛視察完八步沙林場。放眼望去八步沙林場到處都是一片片長滿檸條、沙棗、花棒、白榆等沙生植物的綠洲。但誰能想到在這片7.5萬畝的綠洲的背后,卻隱藏著一段感人至深的治沙傳奇。在甘肅土門鎮這個名不見經傳的西部小鎮至今仍有一首民歌在當地廣為流傳:“當年風沙毀良田,騰格大漠無人煙。要好兒孫得栽樹,誰將責任擔兩肩。六家老漢豐碑鑄,三代愚公意志堅。”

這首民歌老調,唱的就是當地六個老漢和他們的子孫三代,連續37年堅守大漠、治理沙患的故事。

(該圖由新華社記者 謝環馳 鞠鵬攝)

1981年,年逾半百的土門鎮農民郭朝眀、賀發林、石滿、羅元奎、程海、張潤源六人,以聯戶承包的方式,組建了集體林場,進駐沙漠治理沙害。六位年過半百卻從未在沙漠中見過一棵樹的普通農民,在林業技術人員的指導下,采取“一棵樹、一把草、壓住沙子防風掏”——這種當地在實戰中總結出來的最經濟實用的治沙工程技術措施,在蒸發量高達2000mm以上,降雨量不到200mm的沙漠,憑著不怕困難的精神和持之以恒的堅守,年復一年植樹造林和風沙做斗爭。

在沙漠中造林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栽上、吹跑,再栽、再吹跑,繼續栽……成活一棵樹往往意味著栽種五六次。六老漢觀察發現,在樹窩周圍埋上麥草就能把沙子固定住,樹苗就能保住。由此,當地流傳起一句順口溜:“一棵樹,一把草,壓住沙子防風掏。”

種樹容易護林難,好不容易種下的草和樹,幾天就會被羊啃光。六老漢就既當愚公,又當“包公”。每天日頭一落就進林地“值班”,夜里12點再爬進沙窩休息,還沒少跟放羊的鄉親“黑”過臉。

春季植樹,秋季壓沙,夏季和冬季護林,6家人40多口齊上陣,年紀最小的只有10多歲。就為這一片綠色,10年期間,六老漢用汗水澆“活”了4.2萬畝沙漠。一個喬木、灌木、沙草結合的綠洲在八步沙延伸……

時光流轉、歲月更替,八步沙的樹漸漸變綠了,六老漢的頭發卻變白了。1991年、1992年,賀老漢、石老漢都因過度勞累和肝病相繼離世,郭朝眀病退,三人之子郭萬剛、賀忠祥、石銀山繼承父業。在后來的日子里,郭老漢、羅老漢也相繼離世,第一代治沙人六老漢四個走了,剩下的兩個老漢,年齡大了,也干不動了,但7.5萬畝的八步沙才治了一半。

為治沙六老漢在拿自己的生命換綠色。當年的賀發林是昏倒在樹坑旁的,被送到醫院時已經是肝硬化晚期。在這之前,老漢忍著疼種了人生中最后幾棵花棒。住院后他對兒子賀中強說:“娃,這一片林,你去種吧。”

石滿生前榮獲全國治沙勞動模范榮譽稱號。當地人說,他是累死的。石老漢去世后沒有埋進祖墳,而是埋在了八步沙。他去世前交代:“我要看著八步沙的林子。”

如今,郭老漢的兒子郭萬剛、賀老漢的兒子賀忠祥、石老漢的兒子石銀山、羅老漢的兒子羅興全、程老漢的兒子程生學、張老漢的女婿王志鵬繼承了父輩們的事業,成了八步沙的第二代治沙人。在他們當中,郭萬剛干的年頭最長。1983年,31歲的郭萬剛原本在土門鎮供銷社上班,父親郭老漢生病干不動時,就讓他辭了工作到八步沙種樹。“剛開始我不愿意來,但是拗不過老父親,就來干了三五年,回頭一看八步沙不知不覺成了一片林海,就舍不得走了。”誰知郭萬剛的這一個舍不得,就是35年。

今年已經66歲的郭萬剛,每天都奔波忙碌在各個治沙點上,帶人尋沙、掩埋被狂風刮出來的樹根。去年,郭萬剛的侄子郭璽又來到了林場,成為了八步沙的第三代治沙人。郭璽說,爺爺走的時候,跟我們兄弟四個交代過,在爺爺的四個孫子當中,必須有一個人去看護八步沙。現在大伯也年齡大了,所以我來到了八步沙,要把八步沙看護好、管理好。

就這樣,六老漢子孫三代人不僅把7.5萬畝的沙漠變成了綠洲,裹住了風沙侵蝕的步伐,而且還向風沙危害更嚴重的地區進軍,實現了從“沙進人退”到“人進沙退”的轉變。

俗語道:“先人栽樹,后人乘涼。”但對于接力“綠色棒”的六兄弟來說卻沒有那么幸運。當初向沙漠挺進的六老漢中,四個走了,兩個老得干不動了。老人們放不下那些檸條、花棒、紅柳,走的時候約定,6家人每家必須有一個繼承人,把八步沙管下去。

今年66歲的郭萬剛,在1983年就被父親叫來林場種樹,當時郭萬剛在供銷社端“鐵飯碗”。石滿老漢去世后,郭萬剛繼任八步沙林場的場長。但郭萬剛一開始并不甘心當這個“護林郎”,一度盼著林場散伙,好去做生意。他曾懟父親:“治沙,沙漠看都看不到頭,你以為自己是神仙啊!”

但1993年的那場黑風暴,卻徹底改變了郭萬剛。那一年5月5日,正是春意融融、萬物生長的季節,17時左右,剛剛還晴朗的天,突然平地起了一陣風,帶著土腥氣。轉瞬間,天就變成了一種令人壓抑的昏黃,隨即又黑得伸手不見五指,風大得邪乎。正在巡視林場的郭萬剛和羅老漢被吹成了滾地葫蘆,狂風掀起的沙子將兩人蓋住,兩人就趴在原地四肢不停地刨沙自救。十幾分鐘后,一絲光亮從天上透下來,卻又下起鵝毛大雪。兩人頂風冒雪踉蹌走了半個小時,迷了路,身上結了一層沙殼。好不容易碰見一個騎著騾子出來找牲口的村民,上前剛要打聽路,騾子被兩人的樣子嚇驚了,把背上的人掀了下來。第二天早晨,死里逃生的郭萬剛聽到一個消息:就是那場黑風暴“刮死”了周邊23個人。

后來,郭萬剛就把被窩搬進了八步沙。當時22歲的石銀山長年帶著3個人堅守在深入林場25公里遠的護林站上,春節也不能回家。別人全家團圓,他只能在黃沙中眺望著遠處村莊的焰火發呆。2005年秋天,石銀山雙腿患上了嚴重的濕疹,疼得走不成路,但他只回家休息了3天,又拄起拐杖進了沙漠。

春去冬來,花開花謝。如今48歲的石銀山已經鬢角泛白。“六兄弟”也變成了六個“尕老漢”。

大漠的綠色,是用常人難以想象的艱難和治沙人青春的流逝和歲月的滄桑一點一點換來的。

在八步沙林場,當年六老漢栽下的檸條、花棒已過了風華正茂的年紀,現在開花的都是“六兄弟”種下的。郭萬剛指著遠處正開花的沙生植物說:“新樹接老樹,一切都像我們治沙人一樣代代傳承不斷。”2017年春天,郭萬剛的侄子郭璽加入林場,他開著車穿梭在沙漠,成為八步沙的第三代治沙人。

事實上世上再美好的愿景,但在實現的過程中卻難免波折連連。20多年前,這個林場就差點散伙。

1993年以前,林場靠當地造林補助生存,每人每月45元。但到了1993年到1996年,由于國家生態政策的調整,八步沙林場沒有了造林補助,林場發不出工資,面臨倒閉的危險。

據賀中強回憶:“當時他很茫然,就這么干下去,不知什么時候是個頭?”

困難面前,郭萬剛力排眾議,決定在林場附近購置300畝荒地,再打一眼機井,種些小麥、玉米等糧食和西瓜、西紅柿等經濟作物,探索走出了一條“以農促林、以副養林、以沙治林,農林牧副多業并舉”發展新路。

世上無難事,只要肯努力。1997年,靠著四處籌措和銀行貸來的30多萬元起家,林場買了地,打了井,當年就收入20萬元。林場起死回生,集體有了收益。從此,治沙人變成創業者,創業者變成六股東。

治完八步沙,“六兄弟”又把眼光鎖定在距八步沙25公里遠的黑崗沙、雙槽、漠迷三大風沙口。當年,他們便在黑崗沙栽了7000畝沙生植物。又是10年過去,三大風沙口已是林草豐茂。

2009年,“六兄弟”在林場的基礎上成立八步沙綠化責任有限公司,在治好的沙地里發展沙產業,兼承接環境治理工程。2010年,公司收益開始反哺林場。

2015年“六兄弟”又在甘肅和內蒙古交界的麻黃塘承包沙漠15.7萬畝,目前已經治理3萬多畝。2016年,公司人馬進一步壯大,兩名大學生應聘加入公司,工程招標、治沙科技有了專業人才。2017年,公司營業收入達2000多萬元,實力不斷壯大。從當初的的原始勞作發展到現在的科學化運作。

辛勤的汗水終于換來了豐碩的成果,隨著公司的進一步壯大,六老漢和他們的后代們也終于圓了他們幾十年的綠色夢。從1981年開始到2018年,37年時間他們共承包治理沙漠34、5萬畝,栽植各類沙生植物3040多萬株,栽植稻草近12000噸,播撒草籽50000多公斤。完成農田林網5300畝,栽植各類苗木30萬株,修筑治沙造林道路43公里。完成通道綠化200公里。用生命和汗水澆筑了一條長10公里寬8 公里的綠色屏障,有效的保護了周邊7800畝土地和4個村鎮安全的,取得了良好的經濟效益和生態效益。

不僅如此,通過近40年的治理,現土門鎮附近的沙漠已向沙漠腹地后退了15公里。由于周邊沙漠得到了根本的治理。八步沙附近過去大片的國荒地也變成了古浪縣山區移民的理想安置點。如今,落戶八步沙附近的山區 移民點共有11個,移民人口近5萬人。大量移民紛擁而來,盡管政府為他們建好了新居,安家落戶了,但生存卻是第一位的。移民分到的土地全是沙化嚴重的沙地,加之嚴重缺水,如何侍弄好這些土地,便成為當地政府和移民十分頭疼的一件大事。

2018年2月,在當地政府的鼓勵下,八步沙林場又在當地移民區流轉土地1萬多畝。并成立了古浪縣漠緣林業產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利用他們在沙漠里長期積累的經驗,帶領搬遷移民一起種植肉蓯蓉、枸杞和紅棗。

來自移民區為民新村的陳立壽告訴記者:他一家四口人,兩個孩子,他家的土地流轉后,他又返聘到漠緣公司打工,在自家的土地里打工不僅能掙到工資,還能學到技術,何樂而不為。他初步計算了一下,他們夫妻一年在漠緣公司能掙到5萬多元工資。另外,他們全村有100多人在這里打工,人均掙工資兩萬多元。

(該圖由新華社記者 謝環馳 鞠鵬攝)

據八步沙林場場長郭萬剛介紹:今年春種時,光給附近移民的勞務費就發放了300多萬元。事實上我們流轉土地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教會移民種地,等我們的種植產業成熟了,有了效益了,移民什么時候想要地,我們什么時候返還。今年流轉了1萬多畝,明年計劃再流轉1萬多畝。爭取讓更多的移民盡快掌握沙化土地的種植技術,早日安居落業脫貧致富。

辛勤的勞作,終于得到了社會的認可。2019年3月29日,中央宣傳部向全社會發布武威市古浪縣八步沙林場“六老漢”三代人治沙造林先進群體的感人事跡,授予他們“時代楷模”光榮稱號。

2019年8月21日,習近平總書記專程來到甘肅考察。當天上午,習近平來到武威市古浪縣黃花灘生態移民區富民新村,了解易地搬遷群眾生產生活及脫貧致富情況后。隨后,他乘車前往八步沙林場,實地察看當地治沙造林、生態保護等情況,并與六老漢和他的后代們一塊開沙壓草。

對此記者向第二代治沙人郭萬剛道喜,他不好意思地低頭笑著:“作為生長在沙漠地區的人,治沙種樹是我們應該做的。沒想到,這么點小事卻得到如此高的榮譽;沒想到,我們的總書記習近平不遠萬里來看我們,對此,我們還有什么說的,我們只有繼續干,來守住這來之不易的綠色。”

多么樸實的語言,瞬間,郭萬剛和他的同事們的形象在記者眼里再一次放大,37年來他們治沙的功績歷史不會忘記,而今天,他們再一次帶領移民脫貧致富的創舉更讓全國人民感動!

責編:田靖 來源:中國新聞播報
免責聲明:凡未注明“來源中播網”的圖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中播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其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把你親歷的說出來 把你看到的拍下來 把你想到的寫出來 每個公民都是記者 這里是你的話語平臺
關于中國新聞播報】 【聯系我們】  【理事單位】  【市場廣告】 【版權聲明】 【豁免條款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12321垃圾信息舉報中心 中國新聞網站聯盟
 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 即時客服:qq:1071325889 監督熱線:010-52869066
版權所有 中播網       京公安網安備11010802015252號     京ICP備14032489號
捕鱼达人安卓版旧版本
极速时时彩开奖直播网 江苏十一选五实时预测 白小姐36码必出 最污视频app下载 江西时时彩从号事件 20码期期准73期 天津市福彩时时彩开奖结果 广西快乐双彩中奖号码 定位胆怎样稳赚 玩游戏赚钱QQ提现